不久的将来,你会愿意去看机器人说相声吗?

       近日,伦敦,一个夜晚,一家酒吧,39岁的Piotr Mirowski在几十名喜剧迷面前证明了一个人工智能电脑程序可以表演即兴喜剧。
       他的一只手中拿着一个爆眼玩具机器人,它的话由程序控制发出。另一只手则假装握着方向盘。这个机器人充当着Mirowski的搭档,他们正开着一辆车欣赏着沿途风景。
    “我并不是想要生气,”机器人突然出声,打破了车内蔓延的情绪。
    “我不想让你生气—这是我们的宝贵时间,” Mirowski回应道。
    “我相信你会找到真爱的,”机器人在尴尬的停顿后如此说道,表明自己为彼此的夫妻关系画上句号,这引起了观众们的一阵笑声。“我实在是心累了,”它补充道。之后,Mirowski又做了挽救这段关系的最后一次尝试,但是机器人依旧选择拒绝。“你不是我。你只是我的朋友,”机器人这样回答道,面无表情。
       虽然Mirowski刚刚在观众面前被甩了脸子,但是依旧很高兴。为什么?他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提到,因为他所创造的人工智能已经成功,并且认为这是一个罕见事件。
       在过去几年中,人工智能引起了许多艺术和文化领域相关人士的注意和警惕。科技巨头和一些创业公司正在开发能够创作音乐的人工智能系统,其他公司则在进行着关于艺术创造方面的尝试。一些人担心这些项目会让音乐家和艺术家们失去工作。
       相比而言,利用电脑进行喜剧创造则不那么引起大众的注意,但是关于此种技术的历史则有着令人惊呀般的悠久。上个世纪90年代,爱丁堡大学的研究人员编写了一个程序,用来提出问题式的双关语,比如“你如何做才能叫一辆漂亮的出租车?当然是先叫一辆帅气的出租车了。”研究人员在一篇关于该项目的论文中写道:“它成功输出了一些人们能够理解的笑话,虽然其中一些并不是很好笑。”
        如今,在欧洲和北美大约有12人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着相关项目的研究,他们的正式工作一般也与人工智能有关,Mirowski说道。Mirowski是谷歌DeepMind团队中研究人工智能的高级研究科学家,但据其所言,他在那里的工作与喜剧一点无关也没有。Mirowski出生在波兰,但是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在法国度过,当时他热爱角色扮演和电子游戏。在大学时,Mirowski爱上了即兴表演,并将其视为一种挑战沉浸其中。甚至在他毕业后从事于人工智能相关工作时也没有放弃这项兴趣。
       Mirowski一直试图把自己的爱好融入进事业版图中,但是据其所言直到2014年他才意识到这种可能性,部分原因在于那些能够快速分析大量文本、找出模式并产出相应恢复的系统的出现。Mirowski决定将这些技术应用于即兴表演中。
       他所创建的系统相当简单。ALEx系统已经从10万部电影的台词中获得分析内容,内容涉及从动作大片《天地大撞击》(Deep Impact)到色情电影《深喉》(Deep Throat)。当有人对ALEx说话时,这个系统就唤醒一个叫做神经网络的工具,其仿照大脑建成分析数据库中的相似内容,并输出自己的回复。
       2016年7月,Mirowski与ALEx初次登台亮相。但是首战并未告捷。“在一段时间里,ALEx的语音识别系统崩溃了,它拒绝说任何话。” Mirowski说道。“所以我不得不说‘我看到你想保持沉默。’但是这件事情下不为例。”
       ALEx现在的脾气时这样的,它很乐意为其他即兴表演者提供帮助。在最近的伦敦时装秀上,Mirowski还用这个系统通过耳机为表演者提供信息。
       Mirowski说,尽管已经对这个系统进行了改进,但是其在舞台上与人合作时像一个“完全喝醉了酒的喜剧演员”,他的搞笑并非专业,而是一种“偶然行为”,说着一些完全不合时宜的、过于情绪化的或者是完全平淡无奇的话题。
    “在某种程度上,机器人与戏剧和喜剧是对立的。”他说道。“戏剧是舞台上的人类表达,其是关于演员和观众之间的沟通和共鸣。机器人无法用传感器来感这些。”
        Mirowski认为,人工智能的优点在于它的输出逻辑与人类不同,进而挑战了人类即兴发挥的可能,并当其圆满完成任务时带给人们不一样的感受。“即兴表演就像是智力和精神走在钢丝上一样。”他说。“机器人的加入相当于让钢丝变得更长了。”
马修森在一次Skype的采访中赞同道,当你想要一个节目不止依赖于幽默反应的随机性而是为了让故事继续往下进行时,就会发现与人工智能系统合作的乐趣所在。
       他曾经说过,自己的早期节目在这方面的尝试比较失败。举个例子。当他在恼怒地咒骂着的时候,机器回答说:“咒骂通常是一种宣泄”。现在,他已经与机器人公开合作了50多次。他又补充道,当节目取得成功,人们通常会将功劳归于人类创造力的妙趣,而置之不谈人工智能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在周三的表演中,Mirowski用人工智能完成了几个不同的场景。但是没有一个比前文中提到的“夫妇开车兜风”更成功的了。而这募剧的高潮部分是Mirowski即兴表演剧团的四位成员表演了一个有虚构总统,总统的幕僚长,以及一位办公室清洁工的场景。
       观众不得不猜测到底哪个演员是由人工智能控制的。答案在清洁工走上舞台上揭晓。
       Mirowski从舞台边上的几台笔记本电脑后面观看了整场表演。他笑了。他的人工智能仿佛在做没有意义的事,但是却把观众逗笑了。
       更多精彩请关注沈阳海东科技

商务合作
  • 邮箱:nihaidong110@163.com
  • 手机:13694110761
  • 座机:(+86)024-31630577
  • 地址:沈阳市浑南新区奥体中心亿丰时代广场 C区723
 
Copyright © 2007-2027 沈阳海东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0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