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元宇宙行业能度过寒冬吗?


发布日期:2022-11-07

       元宇宙平台公司(Meta)将整个数字行业带入了“元宇宙”竞赛。一年后,所有项目都令人失望,也不再有“免费”资金来支持它们。一些初创企业继续发展它们的概念,但“元宇宙”这个词似乎已经进入到一个周期的末尾。

       我们是否还想让元宇宙出现得太早?虚拟世界网络游戏“第二人生”实验了20年。2021年10月,Meta通过重新制定其战略,希望加速推动网络新版本。它创造了一种集体幻觉。一年之后,所有人都听说过元宇宙,但很少有人真的知道如何定义它;重要的是非常少的人经常使用它;而更糟的是,比这还要少的人渴望它。

       事情发展得很快。数字转型公司Sysk的创始人弗雷德里克·卡瓦扎指出,不到一年时间,一个品牌号称“进入了元宇宙”就已经“过时”了。一件事可说明这一点:一家大型公关公司建议一家初创企业不要将其开发的虚拟世界描述为元宇宙。私下里,Meta对于人们将其沉浸式社交平台“地平线世界”称为元宇宙感到不满。

       被扎克伯格带到聚光灯下的这个流行语已经不再叫座了吗?这并不令人震惊。少数尝试过的人发现,这些世界人烟稀少,提供的体验也模糊杂乱。在“过高期望”阶段之后,高德纳咨询公司最近将元宇宙置于其著名的“技术成熟度曲线”中的“幻灭斜坡”。技术成熟度曲线可用来评估创新的生命周期或其死亡。

       2021年10月28日,脸书摇身一变成为Meta,推倒了第一个多米诺骨牌。但更重要的是,它宣布每年为其元宇宙投资100亿美元,甚至达到150亿美元。这一规模前所未见,人们只能认真对待。第二天,那些机会主义初创企业就将这个神奇的词语加到了它们的网站上。

       如今在Meta,所有指标都亮起了红色。奥特米特集团的股东布拉德·格斯特纳警告说:“如果公司在元宇宙上投资10亿或者20亿美元,那不成问题。但十年里将1000亿美元投资于如此不确定的项目,实在可怕。”Meta希望借助于这一战略,有朝一日能摆脱对苹果智能手机的依赖,但股市是否也能保持耐心?

       弗雷德里克·卡瓦扎认为技术根本不够成熟,他说:“服务器无法同时接纳足够多的玩家,三分之一的法国人在虚拟现实中生病,设备太贵,画面太弱,如果用户数量不足以确保投资回报,那要如何吸引创作者?”最后,高用电量与节约用电的必要性不相容。一年后,所有的多米诺骨牌都倒下了。

       卡瓦扎说:“我们在2023年将不再谈论元宇宙,这是件好事,因为这首先是一个文学概念,是一个通往死胡同的大杂烩。”

<
我们的合作伙伴
更多合作伙伴